许戈辉:小微化是未来公益发展的趋势_乐天集团娱乐场
邮件订阅

乐天集团娱乐-乐天集团在线娱乐-乐天集团线上娱乐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乐天集团娱乐场

当前位置: 首页 > 交流倡导 > 京师公益讲堂 > 讲堂实录 >

许戈辉:小微化是未来公益发展的趋势

作者:本站来源:未知发布时间:2015-07-14 15:07点击量:

 资讯摘要:我觉得我们中国的公益,呈现着这样的发展趋势:第一,小微化;第二,透明化;第三,年轻化,快乐化。

 

口述 许戈辉(著名主持人,分别于2011年、2013年开始主持《与梦想同行》、《公益中国》等公益节目;同时还担任中国扶贫基金会“母婴平安120行动”项目形象大使、宋庆龄基金会理事等)

整理 - 《中国财富》

 

公益人的五行人格

 

2013年,我在凤凰卫视发起并成立了一个新的栏目,叫《公益中国》。今天在这儿,我希望和大家分享一下这些年《公益中国》对整个中国公益界的观察,对那些公益人物和他们故事的记录。

 

这个公益节目在2013年开始创办以来,真的收获了很多棒的故事,我挑了几类特别有代表性的人,把他们分成了“金、木、水、火、土”五行人格。

 

第一类——金。我觉得他们有金子一样的心,还有火眼金睛,另外就是真金不怕火炼的坚韧,我们先来结识第一个人物(滇池卫士张正祥)。

 

老张真的是一个特别执著,也特别可爱的人,也许他最开始没有那么高的觉悟和境界,生态、环保(理念)可能是日后他的一种学习和进步。但是他就是发自一种很纯朴的情感,“滇池西山就是我的衣食父母,是它们养大了我,所以我绝对不允许有人来糟蹋它。”他就是抱着这样的一种信念。所以我说像老张这样的环保人,他们是本着一种很质朴的情感,一种很坚韧的性格在做。但是也恰恰是这样的人,让我们看到咱们中国公益最初始阶段的一种窘境,我们不禁要发问,为什么是这样的一个人物,付出了这么惨重的代价,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我们的政府职能部门都到哪儿去了,到底有没有在作为,难道中国公益就意味着牺牲吗?所以这是像老张这样的人物给我们带来的一种思考,我们把它呈现给社会,希望社会,来给我们一个答案,希望我们的节目能够唤起更多的人,对这个社会进行某种改变和推动。

 

看完老张,我想介绍我的下一位朋友,我把它的人格就归为木,金木水火土中的木。

 

奚志农,他是咱们国家最早的一批去拍摄藏羚羊野生动物的摄影师,他拍摄的滇金丝猴,为咱们国家整个的野生物种影像记录增添了非常宝贵的一页,因为在他之前,可能没有人真正能够在野外拍到活的滇金丝猴,拍到的那已经是很早很早以前的事情了。奚志农他们的贡献,就是他真的是常年驻扎在野外,和这些野生动物近距离接触。

 

像这一类的人,我觉得他们是木性的人格,就像自然界的一棵树,既沐浴阳光雨露,也迎接冰霜雨雪,他们从来没有抱怨过,就是这样的公益,对他们而言,是一种热爱,是一种享受。

 

所以类似野性中国就给了我们一个启示,是不是我们教育环节里有缺失的一环,公益并没有融在我们孩子的血液里。一说做公益好像是一件需要额外付出的、我们把它称之为高尚的事情。其实公益应该是从小的一种教育,或者说不应该是一种很刻意的教育,它应该是一种影响。

 

看完奚志农之后,我想带大家再认识我的另外一位朋友,是一位母亲(康纳洲、康康妈妈),我把她归到水性人格里面,很温柔,但是有水的坚持,绵绵不绝,能够最后滴水穿石。

 

康纳洲是专门帮助孤独症的孩子学习一些简单的生活技能,比如烘焙蛋糕、面包等。能让孩子们在长大以后,既迈入这个社会,又不要遭遇这个社会更多的歧视和伤害。我能够看到这些母亲们有多大的耐心,比如说,这个机构里边有一个妈妈,她教孩子一个单词,比如说“请坐”,是教上百遍,但这个孩子学几遍之后回头就忘了…….终于家里来了客人,这个孩子学会说“请坐”的时候,可想而知这位妈妈有多欣慰,但她们最大的一个顾虑是,“等我们老了,如果我们离开这个世界,有谁能够照顾我们的孩子呢?他们还会不会像我们这样有耐心,能够陪伴着他们一点一点走完人生的里程?

 

这又给我们一个很大的启发,我们经常说政府的很多职能部门是不作为的,是缺失的。为什么?因为守助者他和你没有关系,他不是你的亲人,想一想为什么这些孤独症孩子的爸爸妈妈们可以做到,因为那是他们的至亲至爱。

 

和这种水性人格相比的话,还有一种是火。说到火,大家都知道有一个很著名的公众人物,名字叫任志强,“任大炮”对吧?他在做公益的道路上,又学会了什么呢?

 

就像他所说的,在阿拉善,每一个人都学会了妥协,你不是向人妥协,而是向这个制度妥协。阿拉善的工作人员,不管是会长、秘书长,还是监事长,他们遇到一个事情,不知道应该怎样来决策的话,就马上搬出一大本当初拟的各种章程,用章程来做决定。现在有一些公益组织在做乡村重建的时候也努力尝试着把各种各样的制度、章程搬到乡村,比如说有个NGO在做乡村重建的时候,首先就是从村里开会做起,他们尝试着把罗伯特议事规则教给他们,以前开会的时候都是村长敲着烟袋锅,敲一下你的脑袋说:“小柱子,闭嘴,你爹说了算。”就是这么一个行为方式。现在不了,他们已经尝试着按照规矩说了算,哪怕有这个辈份的区别,但是要尊重的是规则。这给我们很多启示,中国的公益,我们越来越需要呼唤一种健全的制度,而健全的制度也需要对制度的监督,即便这些在企业里边说一不二的大老板们,他们也要尊重制度。

 

最后跟大家介绍“土” :两个90后的小帅哥,他们在研究生在读期间做了这个公益手机的APP。我们很难用惯常的公益思维来看待他们,在他们身上看不到那种苦大仇深、呕心沥血。每一个环节,你都感觉说他们是在玩,他们也号召更多的小伙伴一起来玩。他们已经从线上做到线下,开始米粉(他们的粉丝)是通过玩他们的手机游戏获得大米,然后去捐助,慢慢地变成,这些米粉真正地去投入到那些捐助的项目里去,做到了公益O2O,所以看到这些年轻人的时候,我就感觉就是像土里播撒的种子,这些种子在冒芽,在慢慢地成长。他们把公益年轻化了,快乐化了,而且高科技化了,充分地利用我们现在最便捷的网络平台,在给公益注入新的内容。

 

对话许戈辉:小微化是未来公益发展的趋势

 

Q:对公益和慈善这两个词,您是怎么分辨的?

 

许戈辉:如果仅就这个词来看的时候,的确,似乎在整个世界范围内,慈善和公益标志着某种阶段性的提升和变化。慈善更多地是强调一种物化的给予;但公益不仅仅是给,它是一种双赢甚至是多赢,或者说是社会机制的构建。所以我们现在可能更愿意把大家都称为公益伙伴,大家是在公益的领域里,一起在作为。

 

Q:我们这些公益组织,在单纯地做公益的时候,有没有试着去影响政府,影响学校、影响家长,让他们有意识地在教育上注重我们的下一代,让他们从小就融入到(公益的)血液中,有没有做这样的一个工作?

 

许戈辉:公益这样的一种概念,它不应该只是停留在纸面上,这个事应该春风化雨,应该是润物细无声的。

 

咱们中国公益研究院李连杰,我印象中他经历了几次人生转折,他从一个电影明星到公益人的转变,就已经在影响着他成千上万的影迷、粉丝和那些希望获得正能量的年轻人。年轻人的偶像们,应该成为公益的影响者。其次,父母。他们是孩子们人生中最早的老师,一举一动一定是在影响着孩子。,每一个家长,都应该是自己孩子的影响者。我们的公益真的应该是渗透在生活里的一点一滴。

 

我还觉得,我们中国的公益,其实现在已经有这样的呼唤,也呈现着这样的发展趋势:

 

第一,小微化,我们做节目的过程中,接触到很多组织,他们关注的那个领域,是我们根本不知道,或者不曾听说过的,比如说读写障碍。以前在我的脑子里,完全没有这个概念,后来才知道有一群孩子,他们不是笨,不是不听话,不好好学,而是受着一种病症的困扰,这种病症叫读写障碍。如果能够有一个比较科学的组织来帮助他们,他们一个学校做起,从一个年级做起,然后把这个模式推广到另外一个学校…….这些组织关注的问题很细微,很专业化,但是他们恰恰弥补了我们社会中一个又一个的缺失。所以我觉得小微化是以后公益发展的趋势。

 

第二,透明化,让这个机制能够更好地被监督,你被监督了,少了黑幕,少了质疑,自然更好地发展。

 

第三,年轻化,快乐化。做公益不是一件需要去牺牲的,痛苦的事情,我们可以让公益快乐起来,我觉得这几个趋势,如果能够一起来推动的话,我们的公益,应该能快速地成长,壮大起来。

 

最后,在我的分享结尾,我突然想起尤努斯的一句话。他觉得,我们看待这个世界应该是有两种视角:一个是鹰的视角,一个是虫子的视角,鹰飞的很高,可以高瞻远瞩;而虫子是贴在地面上的,它接地气,它永远不离开大地。我想,这也是对我们公益人的一种勉励,我们既应该能够踏踏实实地去做每一件事,能够脚踏实地;同时我们应该有情怀,有梦想,像鹰一样高瞻远瞩。愿我们共勉。

 

 

(文章来源 中国公益研究院第38期京师公益讲堂——许戈辉:我与《公益中国》现场实录)